学校站群系统

发布时间:2019-01-23 08:43:00 | 来源:新浪体育

【摘要】:伍兹(图:Stan Badz/PGA TOUR)  弗吉尼亚州温泉镇——从寂静的山姆·斯尼德高速公路开下来,离山姆·斯尼德酒店不远,有一片广阔的建筑,被郁郁葱葱的绿地和农田所环绕。这是一个安静,质朴的...

伍兹(图:Stan Badz/PGA TOUR) 伍兹(图:Stan Badz/PGA TOUR)

  弗吉尼亚州温泉镇——从寂静的山姆·斯尼德高速公路开下来,离山姆·斯尼德酒店不远,有一片广阔的建筑,被郁郁葱葱的绿地和农田所环绕。这是一个安静,质朴的地方,仿佛在时间里被冻结了——就像与它联结的纪录一样。

  从庄园最高点,沿着丘陵小径,走到整片物业的底部——离主干道不远——你会看到萨缪尔·J·斯尼德墓园。自1763年以来,这个家庭的成员就一直安息在这里。在一座穹形墓穴里,埋葬着可能是这个家族中最有名的成员,一位青史留名、留下了巨大遗产的传奇人物。

  过去68年的时间里,山姆·斯尼德一直是赢得美巡赛冠军次数最多的球员。从1950年开始,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头衔。那一年,他赢下了11场比赛,超过了本·霍根。那也是他职业生涯的最佳赛季。关于他的总获胜场次,曾经有不同的意见,因为他大多数的胜利都是在美国PGA时期获得的,那时候美巡赛还没有成立。哪一个该算进斯尼德的正式获胜场次,哪一个不算,一直有争论。

  1987年,一个专家小组对斯尼德的所有获胜场次进行了仔细研究和分析,最终确定了他的官方获胜场数——这个数字停留在了82,最后一场胜利被确定为1965年的大格林斯博罗公开赛。

  “爸爸对我说,曾经有一段时间,他走上第一洞发球台,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打败他,”山姆的儿子,杰克·斯尼德说,“他对我说,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。能有这种感觉的一定只有极少的人,那种无人能触碰的感觉。他不会在公开场合这么说,但他告诉我了。”

斯尼德与儿子(图/斯尼德家人提供)斯尼德与儿子(图/斯尼德家人提供)

  在那之后,斯尼德的纪录就一直不受挑战地矗立在那里。直到现在。

  2013年,泰格·伍兹一度看起来将铁定打破斯尼德的获胜场次纪录。伍兹在那一年赢得了5场比赛,总获胜次数达到了79场。看起来,迟早他将打破这个纪录。

  “我爸爸知道泰格是多么特别的一个天才,他们两人第一次在奥古斯塔一起打练习轮时,他就看到了,”山姆·斯尼德的儿子杰克·斯尼德说,“泰格后来成了世界第一,被称为高尔夫历史上最好的球员之一。我爸爸打球的时候,还没有世界排名这个东西,但他也是那时最棒的球员。如果真的有人会打破爸爸的纪录,那应该就是伍兹吧。另一个可能就是杰克(尼克劳斯)。”

  当然,大多数人已经知道故事的后半部分了:四次背部手术,其中一次让伍兹缺席了整个2016赛季的比赛,看上去几乎就要让他的职业生涯终止了。最后一次手术——2017年初的脊柱融合手术——终于让伍兹从长久以来的疼痛中舒缓了过来。

  在那之后不久,2018这个神奇的回归赛季开始了。自封“行走的奇迹”的伍兹,在九月末的亚特兰大,赢下了赛季末的巡回锦标赛。在东湖俱乐部,上千位球迷紧跟着他们的偶像,一起走向第18洞的果岭。这是他的第80个美巡赛冠军。在美巡赛的历史上,只有两位球员达到过80这个遥不可及的数字。伍兹离追平斯尼德的纪录,还有2场;离打破他的纪录,还有3场。

  “我曾认为自己再也不能打球了。有好几个月的时间,我躺在地上,动也动不了。那一刻,高尔夫是脑海中离我最远的东西,”伍兹说,“想想经历过的那一切,再看看现在的我,感觉很有趣。”

  “这已经是我最好的一年了,我根本不知道我能做什么。完全没头绪。能够走到现在,已经很让我激动了。我的前方还很光明,去年这个时候可完全不是这样。但现在,我知道,我还有光明的未来。”

  这个光明的未来,重新点燃了一个沉寂许久的争论:伍兹能够最终超越斯尼德的美巡赛获胜总场次数目吗?

  答案也许并不简单。毕竟,在2013年赢得五场比赛后,大多数人都曾经认为伍兹将很快超越斯尼德。然而,斯尼德的纪录一直保持至今。

  “赢得第80场比赛,是一个很大的数字,”伍兹说,“斯尼德仍然在我前面,我还需要打更多场比赛,需要一直朝那个数字努力,也许才能超过它。不过,想想我曾经经历的,我面对过的那一切,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真的。我很幸运。”

  历史站在伍兹这一边。本赛季,他只要赢得两场比赛,就能比肩斯尼德;赢得三场,就能超过他。这对伍兹来说只是标准程序而已,他的职业生涯里,赢得至少两场比赛的赛季,有13个。

  对球场的熟悉可以帮助伍兹完成任务。在他赢得的80场美巡赛中,有一半是从六场比赛上赢下的,包括8次赢得阿诺德·帕尔默邀请赛、8次赢得世锦赛-联邦快递杯圣裘德邀请赛。后者将在本赛季从阿克伦移到孟菲斯,但伍兹将仍然出现在让自己感觉舒服的球场上:奥兰多的湾丘俱乐部;圣迭戈郊外的多利松高尔夫俱乐部,他在这里赢得了七次农夫保险公开赛;以及俄亥俄州都柏林的缪菲尔德山庄高尔夫俱乐部,他在这里五次赢下纪念高球赛。

  不过,自从上一次伍兹对高尔夫的统治结束后,许多东西都变了。今天的美巡赛,每一周能有一波足以挑战伍兹的球员。他们面对的,也不再是那个22岁、活泼的伍兹,而是一位需要仔细规划赛程,才能保证自己精力充沛的43岁人士。

  伍兹在2018年参加了19场比赛,追平了他的2013赛季参赛场次。最开始他并没有计划参加这么多比赛,但赛季后期,他打进了世锦赛-普利司通邀请赛,也一路挺进到了巡回锦标赛。他在2017-18赛季的最后7场比赛,是在9周时间里完成的。

  美巡赛新赛季赛程大变——从3月的球员锦标赛开始,每个月都有一场星光熠熠的大赛——伍兹也将更谨慎地安排自己的日程。这意味着,他打破斯尼德纪录的机会越来越少了。

  “我知道我能赢,因为事实证明了这一点。这只是在于在合适的时候让一切同时达到顶峰,”伍兹说,2006年之后,他只在一个赛季了超过19场比赛,“我的意识、渴望和欲望都没有变化,只是不知道我的身体是否还能完成任务。”

  “有两三周的时间,身体和意识不怎么配合,这就是伤病和年龄带来的问题。年老的运动员总不会像年轻时那样表现稳定。我在这里可是待了二十多年了。”

  但年龄同样也只是个数字。斯尼德已经证明了这一点,他在42岁之后赢了12场比赛。他的最后一个美巡赛冠军,是53岁生日前在格林斯博罗赢下的。这也是美巡赛冠军年龄最老的纪录。

  1979年,67岁的斯尼德还在汉诺威制造商维斯切斯特精英赛上晋级。这个美巡赛晋级球员年龄最大纪录也维持至今。

  伍兹仍然维持着节奏,即使赛程缩减、身体老去。

  “人们对我的期望当然与之前不同了,”他说,“我能够继续赢得比赛吗?能够争冠吗?能。我能在接下来20年继续这样吗?不能。因为这不现实。”

  “我28岁的时候,觉得自己可以在顶尖水平的阶段持续20年。现在,我43岁了,再来20年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伍兹唯一不变的期望,是获胜。他仍然想打破斯尼德的纪录,以及尼克劳斯的18个大满贯赛冠军纪录——伍兹现在有14个。“要想打破尼克劳斯的纪录,我必须先打破斯尼德的纪录,”他说,“这是个简单的数学问题。我想让这一切发生。”

  尼克劳斯也相信这一点。

  “他是坚强的斗士,他一直努力奋斗,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认为他可以,”尼克劳斯在纪念高球赛上说,“我为他而高兴。我从没想过,他在做完脊柱融合手术之后,能够再度复出比赛。我不是医生,但我做梦也没想到做完脊柱融合的人能打高尔夫。太不可思议了。也许正是他的坚强拯救了他。”

  今年伍兹参加的每一场比赛,都将平添一份历史的厚重感。观众们将会低声谈论,记者们将会兴奋不已。这一场比赛,会是伍兹完成不可想象之任务的比赛吗?

  “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见过山姆·斯尼德。多年来,我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,”伍兹说,“每年我都期待在美国大师赛上看到他。他会在冠军晚宴上起身,讲笑话、讲故事,我们也会一起谈论高尔夫。能够与山姆、(拜伦)尼尔森先生、(吉恩)萨拉岑先生待在一个房间里,真的很荣幸。听他们谈论高尔夫,回想起一场场比赛,就像生活在历史中。”

  “即使老去,山姆也保持着极佳的竞技状态。他的身体能做到的一切,总是让我惊讶。他是一位伟大的运动员。我怀念山姆,我也很感激自己能成为他的朋友。”

  与此同时,在弗吉尼亚州温泉镇,只有沉默。在那片物业的另一边,穿过山姆·斯尼德的最终安息之地,一间小小的客房,才是真正的历史宝库。

斯尼德的墓碑(图:Stan Badz/PGA TOUR)斯尼德的墓碑(图:Stan Badz/PGA TOUR)

  各代威尔逊牌的球杆——从1930年代开始,每一年的都有——躺在角落里。山姆的妈妈劳拉制作的剪报本,堆在另一个角落。弗吉尼亚这栋安静的郊外小楼里,美巡赛82胜的纪念物都安静地摆放在一起。

  这些文物在这里呆了接近70年。没有人知道,它们还能留存多久。

  “这一切跟钱没太大关系,因为在那个年代,打高尔夫只能勉强维生,”杰克·斯尼德说“爸爸赢一场比赛,能拿到几千块美元的奖金。这笔钱不小,但只靠打高尔夫,他没办法致富。对他来说,意义重大的,是获胜本身。他会看自己赢得过的比赛,然后为自己感到骄傲。”

  “不只是美巡赛,爸爸在全世界都赢过比赛。巴拿马、阿根廷、巴西、加拿大。他参加过的莱德杯比赛,美国队从没输过。他当过莱德杯队长,也赢过四次世界杯。他的获胜伙伴,有迪马雷特、霍根和帕尔默。他还赢得过一次世界杯的个人冠军。”

  “这才是爸爸最看重的。胜利。”

  本文内容及其图片来自网络,由足球比分网友收集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。

(大东瓜)|